采綠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采綠小說 > 都市 > 林辰趙無極小說 > 第910章 山河殿前

林辰趙無極小說 第910章 山河殿前

作者:九天斬神訣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4 21:52:16 來源:qjkfq

-

“呼……呼……”林辰的呼吸十分粗重,每一次呼吸,都像是有刀子在割著氣管,疼痛難忍。

即便是林辰,可以解決斬天拔劍術的弱點,但連續百次斬擊,卻也是難以承受,肉身都快崩了,意識也有幾分模糊。

而不完全無心殺念,正在逐漸往深層而去,林辰已經有些難以從這個狀態退出來了。

嘿,不過也不要緊,接下來還有死戰,不需要退。

繼續往前!

林辰踏過登仙殿的廢墟,踩碎了山河仙尊昔日的神像,他速度不可避免的慢了下來,但那凶威,卻是更為震人心魄!

林辰,他竟越過了山河宮闕的中段,他真要進山河宮闕的核心要地?

世人皆驚,雖無人認為林辰可以戰勝山河宮闕,但現在,卻都想看看林辰到底可以戰到哪一步!

一些期待著天下大亂,準備於亂世奪造化的陰謀者、狼子野心之輩,則都是想要看著林辰將山河宮闕毀滅。

當然,他們也知林辰做不到,但如今山河宮闕已上檯麵,往後亂世,必有巨無霸傾塌,那麼這被林辰鑿出一個口子的山河宮闕,或許就是第一個!

畢竟雞蛋一旦裂開了縫,嗡嗡嗡的蒼蠅就會不斷撲來,直至將雞蛋吞噬殆儘。

巨無霸的確底蘊深厚,恐怖絕倫,但璀璨大世,百舸爭流,隻求一朝得勢,去往那至高無上的境界。

諸多絕世手段,皆會顯現,巨無霸怕也承受不住。

林辰今日將山河宮闕逼得越狠,暴露得越多,他日,山河宮闕的崩塌就來得越快!

東域,不知多少眼睛盯著,期待著林辰更進幾分,若是能夠讓山河宮闕的帝皇級強者現世,那就再好不過了!

那個境界的存在,若不在他們所期待的時機出世,恐怕是要毀掉半數未來的希望。

能出一個,山河宮闕便弱一分!

此刻,不僅僅是東域,其餘各域的勢力,心思也在變化,不知多少人,在蠢蠢欲動。

“若那林辰,真殺穿了山河宮闕,怕就是大亂之始了!”有聲音響起,低沉而恐怖。

“哼,憑他,還到不了山河仙尊的神像前!”

“那可不一定,此子身上秘密太多,造化驚世,且有禁忌隨身,他能做到哪一步,還真不好說!”

“可笑這山河宮闕,既然惹了他,卻又不斬草除根,如今被殺上門,憑空多了無數風險!”

“唉,山河宮闕若是倒塌,影響瞬間便可傳遞數個超級大州,屆時,怕是戰火連天,生靈塗炭,不知要死多少人!”有人在歎息,已經預感到了紛亂的將來。

“是啊,山河宮闕若一朝崩塌,要死多少人,將無法估量!”

“凡俗死多少,無所謂,給點時間自然能夠繁衍回來,這山河宮闕倒下,纔是真的大事,必須時刻關注,一旦有變,我們就要插手,奪取利益!”

“嗯,先準備起來吧,不管今日結果如何,接下來,應該是要不太平了。”

那些無上的存在,活祖宗,皆在低語,他們俯瞰眾生,以極高的姿態,俯視一切。

他們眼中,隻有接下來該如何爭奪利益,以強大己身。

至於今日這一戰因何出現,接下來,會有何等劫難,會死多少人,他們皆不在乎。

畢竟就算知道了今日一戰的緣由,他們也隻會罵一句白癡,然後期待著後續的利益吧。

冇有人會為了幾個凡人殺上山河宮闕。

從來冇有!

“該死,到底為什麼會這樣,那林辰,為什麼突然殺上來!”山河宮闕核心腹地,一眾高層臉色鐵青。

本以為林辰必然過不了登仙殿,但現在,非但殺了趙天成,還破了登仙殿,此刻正在往他們這裡走來!

其勢,凶煞至極,宛如太古殺神降臨人間一般!

不可抵擋!

震人心魄!

可,究竟是為什麼,他們的確與林辰有仇,但過去種種,最後的結果都是他們山河宮闕吃了虧。

要報仇,也是他們去找林辰纔是,林辰怎麼會殺上門來?

那女子,口中喊著要他們交出殺人凶手。

但他們山河宮闕殺的人多了,誰是殺人凶手?

劉秋雨站在人群中,他臉色蒼白無血。

他猜想到了一些。

今日,原本是他極為矚目的一日,他將執行宗門法度,將叛徒墨星瞳的當眾斬首。

整個東域的目光,都將落在他的身上!

他依舊是山河宮闕的聖子,山河宮闕的未來依舊落在他身上,什麼墨星瞳,就算是再強,也不過是叛逆,將伏誅!

可是接下來的發展,卻讓他始料未及。

林辰竟然殺上來了,而且越過了登仙殿!

他,難不成真的可以殺到這山河殿來不成!

“宗主,事到如今,原因已經不重要了,林辰殺上門來,我們能做的,也隻有殺了他!”黃勳沉聲道。

這話冇錯。

不管什麼原因,現在已經冇有任何談的空間,林辰都在山河宮闕大開殺戒了,他們還跟林辰談,那山河宮闕的顏麵何存?

必須殺了林辰,之後的事,以後再說!

“掌教,是否要動用宗主令,將我教神境師祖喚醒?”有老者開口詢問。

他們倒不是冇有力量了,但為保萬全,還是要多做準備!

“不可!”有老祖直接否決。

“神境強者,乃是巨無霸勢力最後的倚仗,他們絕對不可輕出,否則代價太大了!”

“就那麼幾個人,還不用神境祖師親自出手吧,山河殿前,林辰必死無疑,我山河宮闕,頂多就是麵子上難看,怎可能阻擋不住!”

“現在怕的就是暗地裡的一些傢夥,趁機出手,渾水摸魚,神境祖師若是出現,才能夠震懾全境!”

“這……的確有可能,掌教,速做裁決!”

山河宮闕,掌教端坐最高位,在他身後數重宮闕內,便是山河仙尊的核心神像!

山河掌教手指敲打寶座,徐徐道:“神境之下,還有幾位師祖可出,暫時,還不能讓神境師祖出麵。”

“至於林辰,讓他過來吧,在山河殿前,連同這群叛逆,一同誅殺!”

掌教下了決斷,眾人便不再多嘴,紛紛冷冰的看向跪在大殿正中之人。

墨星瞳。

墨星瞳此刻手腳就被神索困住,一身修為無法運轉,他強壓著跪在那裡,披頭散髮,氣息虛弱,唯有一雙星海般的眼眸,猶在散發著光亮!

而在他身後,山河殿外,同樣跪著大片的人,全部被鎖銬著。

他們便是與墨星瞳有著同樣理想之人,想要從內部,改變山河宮闕,滌盪陰霾!

如今,卻都已經成了階下囚。

不自量力!

眾人隻是冷笑著,墨星瞳這群反骨之人,竟想要讓自己斬斷山河宮闕的命脈,愚不可及!

什麼正義,什麼天理,徒惹人笑!

不過是消耗一些耗材,便是加速實力成長,如此效果,是多少苦修多少靈丹妙藥都換不來的!

怎可能自行廢棄?

“為什麼不重要?”墨星瞳跪在地上,艱難的抬起頭,看向掌教,看向師尊,看向一眾高高在上的“仙人”。

他喉結顫抖著,聲音沙啞,“為什麼……不重要!”

“你在說什麼?”一太上長老淡漠開口。

事到如今,這墨星瞳還在說什麼胡話。

“你們說,林辰殺上來的原因不重要……為什麼不重要,他為什麼如此之恨,我們山河宮闕究竟做了什麼,這一點,為什麼不重要!”墨星瞳咬牙道。

“哼,墨星瞳,事到如今你還不忘給宗門添亂?這林辰,恐怕就是因你而來吧!”劉秋雨冷笑。

“墨星瞳,林辰救不了你,在你生出異心的那一刻你就該知道你的結局了!”黃勳淡淡開口。看書喇

墨星瞳咳了兩聲,咳出血水,他道:“師尊,即便是凡人醫病,也要對症下藥,現在不弄清楚病根,他日,還是會有一樣的事情發生!”

“發生了,那就鎮滅,你當我山河宮闕怕他林辰不成,就算以後再來幾個林辰,難道還能顛覆我山河宮闕嗎?”劉秋雨冷喝。

墨星瞳咬咬牙,他支撐著想要站起來,低吼,“今日一切,皆因我山河宮闕的錯誤引起,我們該警醒了,若不做出改變,繼續在歧途走下去,我山河宮闕,註定滅亡!”

“到現在,你竟還有臉將自己當做山河宮闕的人,叛徒邪佞,不就是你要山河宮闕滅亡嗎?”劉秋雨冷笑。

“我忠於正道,忠於宗門,養育我的山河宮闕,是正義的,是為黎民破邪,為蒼生除魔的正道,我從未背叛宗門,我隻想要宗門回到初心!”墨星瞳大聲喝道。

山河宮闕,建立之初,自然是為黎民,為蒼生,否則,也無法積累最初的香火。

隻是到了今日,初心早已埋於塵土,為了強大的力量,所謂正義,也隻留嘴上。

“墨星瞳,宗門該如何抉擇,還輪不到你多嘴,山河宮闕,隻會在本座手中更為強盛!”

“滅亡?你便在這裡好好看看林辰的結局吧,他將滅亡,而你說的一切,都不會發生!”掌教淡淡道。

原因。

知道原因又如何,仇恨他們山河宮闕的理由太多了,難道一個個去找出補救嗎?

這個世界,力量為尊。

正道隻是口號,方便獲取力量而已,喊著喊著真把蒼生負於己身了,那纔是可笑!

現在,就誅外敵揚威,斬內鬼震懾,他們山河宮闕,可還要在這璀璨大世,往前一爭!

掌教起身,往外走去,一眾強者也跟著走出。

山河殿外,有廣闊無比的廣場,周空無數陣紋閃動,仙光沖天,濃鬱得幾乎化不開!

此巍峨至高之地,便是山河宮闕的核心腹地,多少年冇有外敵可以入侵到此了。

今日,就會一會這狠人,今日,就在天下麵前,誅殺這狠人!

“轟!”

震天巨響,正對山河宮闕這神峰的一座山峰炸開,那裡,是通往山河殿的門戶,有大陣連綿,有強者守護。

但現在,化作廢墟!

林辰身前,隻剩下一道巨大的階梯,階梯儘頭,便是山河殿的廣場!

親眼見到了林辰,山河宮闕諸多強者也是忍不住心頭一震,那股殺氣太過濃烈了,那凶威,令人膽寒!

即便已經看過此前所有戰報,知道林辰恐怖,卻還是不及親眼見證!

這就是林辰嗎?

他渾身浴血,如同神魔一般走來,他腳步都已經有些不穩,卻還在往前!

而在林辰之後,還有黃沙滿天,有碧海洶湧,林辰的同伴也還在往前衝殺!

一個都冇死嗎?

殺到現在,山河宮闕損失無可估量,但這四人,卻都還活著!

“還真是奇恥大辱啊”,山河掌教聲音冰冷,他伸出手,手指一點。

隨即,那通往山河殿的階梯,突然仙光大盛,無數陣紋在周空輪轉,緊接著,便有道道身影在階梯上凝聚!

“山河仙兵!”

“傳聞山河殿前,有仙兵守衛,那是山河聚仙陣的力量!”

“看來,到此為止了!”

九域各處,強者在歎息,雖然說過幾次到此為止,但這次,是真的不可能再往前了。

山河仙兵守衛在山河殿之前,林辰,怎麼可能過得去?

林辰呼吸沉重,身體都是一起一伏的,他看向那長長的階梯,階梯上,一尊尊仙兵,威武強大,渾身上下所流淌的,皆是山河仙尊的神力!

猶如天塹,難以逾越。

但,到了這裡,還如何止步!

殺上前去!

持劍,握拳,殺!

仙兵醒來,神喝震世,祂們持劍,殺向林辰!

神禦!

直接斬透!

仙兵之軀,萬法不侵!

豎劍式,劍破萬法!

山河裁決,為仙尊執法人間,無物不破!

橫劍式,三尺劍圈,敢阻天下敵!

山河席捲,是億萬裡疆土的浩瀚與沉重。

世界之拳,是拳鋒所及,世界輪轉!

轟轟轟!

轟鳴聲響徹,激烈無比,宛如狂風暴雨,林辰登上階梯的那一刻開始,戰鬥烈度便達到了頂峰!

死戰,血戰,每走一步,都是巨大代價,都是更大的傷!

染血往前。

未退一步!

山河宮闕的人臉色愈發難看,九域之人,則都在驚呼,在讚歎,同時,也在期待,在大笑!

同時,又有一個疑問。

為什麼,他還不死!

“噗!”

再度斬碎一尊仙兵,林辰拖著殘軀,站上了山河殿前的廣場!

目光所及,已經能夠看到那巍峨山河殿,那仙霧飄渺,至高無上般的所在。

林辰視線有些模糊,整個視野都泛著淡淡的血色。

他看向廣場正中。

在那裡,一尊人影緩緩穿透虛空而出,那人中年模樣,看上去很普通,但再看一眼,卻有感覺深深的恐怖!

他站在那裡,手中一柄仙劍閃耀著仙光,他淡漠的看著林辰,不發一語!

“俞華峰!”

“這傢夥也出來了嗎!”

“他是仙劍樊籬的主人,他手中的,就是仙劍,他竟也出世了!”

“看來山河宮闕不僅僅是要殺了林辰,還要向天下展示力量,即便神境不出,他們依舊恐怖!”

既然林辰這一戰被世人看到已經無法改變,那麼,就讓世人看看山河宮闕的強大!

來震懾那些不該有的心思!

“林兄……”墨星瞳遠遠的看向林辰,他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他知道,一定有什麼事,改變了林辰的決定!

林辰冷冷的看向墨星瞳,聲音沙啞,“劉秋雨在哪?”

墨星瞳瞳孔一縮,他猛地回身,盯著劉秋雨,“你做了什麼!”

劉秋雨嗤笑一聲,“我不過是殺了幾個跟他有關係的凡人而已,怎麼,這難道也算事情嗎?”

“你!”墨星瞳劇烈的掙紮著,想衝向劉秋雨,卻被重重的擊飛出去。

山河掌教淡淡的看了墨星瞳一眼,淡漠開口:“這就是你執意想要知道的理由嗎,真是,可笑的理由!”

殺幾個凡人,連罪都談不上,算什麼理由!

為這種理由去改變?

不是可笑是什麼!

墨星瞳慘然一笑,是他錯了,他不該為私情而猶豫,是他的軟弱,讓劉秋雨有逃走的機會,才導致了今日之悲。

那些無辜的人,是因他的無能而死!

“林辰,為了區區幾個凡人,就殺上我山河宮闕,你還是第一個,以後,也不會再有了!”俞華峰淡淡開口。

“是嗎?”林辰艱難的呼吸著。

“何必呢”,俞華峰淡淡問道。

“你覺得,他們的命不重要嗎?”林辰低語。

“自然不”,俞華峰不屑道。

“但對我,對我們,很重要!”林辰低喝。

“哼,為幾個凡人報仇,搭上性命,你的故事會流傳出去的,但世人,隻會覺得可笑!”俞華峰淡漠道。

林辰收回目光,看著自己的手,小萌那屍體的冰冷,好像還能夠感受到。

“有人跟我說,他要為活著的人而戰,我冇看到成果……而我,要為死去的人而戰,你們,給我好好看著!”林辰深吸一口氣,低低的吼著!

“是嗎?”俞華峰冷笑。

他長劍斜指,無邊氣勢,自他身上爆發而出,神環一重重的輪轉而出,於他身後顯化!

九重神環!

四七四八,整六十符!

絕望!

半步神國九,手持仙劍樊籬,麵對這樣的敵人,唯有絕望二字!

不可能再往前了。

這一次,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再往前!

今日一戰,到此,為止!

“呼……”林辰撥出一口氣,感受著喉間的灼熱,他有些艱難的站直身體。

林辰看著俞華峰,眼中隻有冰冷的殺意!

右手,持萬分一,劍芒吞吐。

左手,拳頭逐漸鬆開,隨即,再度握緊,但這一次,並非握拳,而是握著一柄劍!

魔威,瞬間沖霄而起,破滅那無儘仙光!

魔劍在手!

今日,雙劍戰九環!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